我的奋斗史:从人渣挫男到创业家
  
  我几乎不写任何日志了,而写这篇文章的缘起,是在豆瓣看了好多人写的真实的奋斗故事,小而美,真实的感动。于是我也不淡定了。
  
  夜晚总是让人有些许思绪的,于是我也敲了这篇文章,写写我真实的经历。
  
  【燃情岁月】
  
  2004年夏,我考入厦门大学。
  
  那是个幸福又暗淡的时代。
  
  我父亲总是对他“无为而治”的家教感到自豪,常对外人夸说:“我不怎么管他,却培养出一个硕士!”然而我清楚地明白父亲的教育是失败的,放纵只能培养出一个自私自我的纨绔子弟罢了,以至于大学四年,虽然度过了青春期的最后一抹时光,也让我在这所大学里当了四年的废人。
  
  大学的前两年,我只做一件事,就是每天半夜3点睡,12点起床,玩游戏,玩一整天。
  
  我不参加任何活动,几乎不上课,没有人认识我,谁都看不起我,连我的舍友都当面对我说:“你也是个很烂的人啊……”
  
  连我最好的朋友听说我有留学的打算,都当面对我说:“人家又不要你,宁缺毋滥啊!”
  
  当我到宿舍楼上找朋友的时候,他的舍友也会嫌弃地说道:“草!又来了!”
  
  我就读的经济系,很重视数学,而我数学是最烂的。高数70分,线代63分,概率论61分,于是我舒坦了——三科数学都念完了,如果还有数学,我应该要挂科了!
  
  但你说我没有努力吗?有的!但我就是笨,天生的笨,我在数学上花了很大力气,最后越来越差,我曾经写邮件给我老师,说我要退学,我要自杀。老师没回我,估计当我是SB了吧。而那个时候我喜欢的一个女生,数学一直是100,总分从没掉过班级前三名。她曾经被我追急了,骂了一句:“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!”
  
  所幸的是,我出生于书香门第,虽然烂人一条,但喜欢读书,迄今广泛的阅读总能在很大程度上弥补我的先天缺陷。
  
  大二末,经济系把所有人的成绩做了排名,一张一张地贴到宿舍楼道口。厦大的经济系是国家基地班,说白了,大三开始经济系就得分班,前面一半的好学生分到基地班(好班),另外的分到普通班(差班)。基地班有一半的人可以保研,如果有谁不想读,或要出国,或要工作,多出来的名额,才给我们差班的学生捡。
  
  不知怎地,当我看到我那倒数第十的成绩被满园区地贴的时候,内心火辣火辣的。我就想,你们能保研是吧?好,老子自己考!
  
  于是,我报了北京大学——是的,你没看错,我这个班级倒数第十的笨蛋,报了北京大学。
  
  当然,这个消息传开后,没少人笑话。
  
  但当他们知道我从大三开始,每天5点起床,12点睡觉的时候,他们不敢笑了。
  
  当我舍友看到教学楼关门后,我还站在宿舍楼路灯下背单词的时候,他们也不淡定了。
  
  因此,有段时间我不得不休息一天,因为我得了咽喉炎,读书太凶,上火了。
  
  后来唯一一件值得称道的事,我是全系考研第一名,唯一一个去了北大参加复试的人。
  
  别人用四年的奋斗换取了保研资格,我堕落了两年,而在后两年豁出了性命。
  
  回想起来,当时对人生没有规划,不明白为何一定要考取北大,如今想来,只是因为同学的几个白眼罢了,于是两年的奋斗折了我两年阳寿,只为了争一口气而体面地活着。
  
  08年去北大复试的时候还是初春,天寒地冻,五道口那会儿还是荒郊野岭;11年夏,我重游故地,曾经的泥泞小路已经铺上水泥,安上栏杆了,而清华园门前溪水边上的小树,早已亭亭如盖矣。
  
  回到厦大,那是大四下学期,北大的白雪秋老师亲自打电话给我说:“你是第五名。”
  
  第五名是什么概念?他们要收4个,我刚刚是第五个。
  
  得知成绩我大哭一场,唯有女友抱着我说,别哭,你要是去了北京我们路途遥远,现在你留在厦门,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。
  
  大学四年,唯一的幸福是大二时谈的初恋女友,可是就在她说完这句话的三个月后,还是照样分手。直到几天前百无聊赖地打入她的Qzone,才发现2013年3月26日,她已成为别人的妻子。我们分手之后,对方的死活已经全然不知,非常彻底,得知此消息,我反而淡定了许多。可喜可贺,可口可乐。
  
  悲矣!以至于在那年之后,我还常常忆及往事,四年来梦一场,最终回到原点,照样两手空空,知识也毫无进展,感叹物是人非,也常老泪纵横。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
  
  那时那日已久远,如今想来,竟恍如隔世。
  
  【奔腾年代】
  
  08年起的三年,那是一个充满激情又带着幼稚的时代,也是我成长的时代。
  
  毕业那年,得知北大复试落榜,我便大哭一场,之后便释然了。一年的艰苦奋斗没有改变我的环境,我还是选择调剂回厦大读研,但至少赎了罪:我用最后两年的奋斗获得了与基地班的同学一样的结果,就是读研。所谓报考北大,不是我真心喜欢学术,而只是证明一下自己罢了,至少在今后,不会有人再说我是个烂人了。
  
  当同年六月得知爱情的欺骗,我便无法自已,在那事情之后,我便终日躺在宿舍中央,用三张椅子拼成的“床”上,就看着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。我不愿醒来,因为醒来就要去想一些事情,所以我总是睡得很晚,又很早入睡。月底我就得离校了,舍友们都走了,有的只是满地书本和纸屑,书架上、橱柜上早已空空如也,唯有窗外洒着阳光的棕榈还是没变。这是我生活了四年的地方,如今我要走了,还走得这么凄惨!
  
  于是那年八月,我头一次有了豁出去的想法,因为死都不怕了,还怕什么呢?我不想再当书呆子了,去变得强大吧。
  
  我当了两年的渣男,两年的书呆子,现在我为自己争取到了三年的研究生涯,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呢?创业吧!
  
  08年6月,我还是个人渣,同学们轰轰烈烈地参加毕业宴的时候,我一个人躲在宿舍,为失恋而崩溃。
  
  08年7月,我没有回家,我住在厦门亲戚家里,因为我一刻都不能离开人,我怕只要让我独处哪怕一秒,我会死掉。为了让自己高兴起来,这一个月,我把所有搞笑的电影都看完了。
  
  08年8月,我想着,死都不怕了,还怕什么。我打电话给我一个朋友,说,一起创业吧?
  
  而此时的我,因为大学本科没参加过实习,连公司是什么,长什么样都没有概念。对于创业,我一无所知,零成本,零技术,零经验,零知识,零背景。
  
  于是在接下去的三年里,我过着和过去四年完全不一样的生活。
  
  这三年是我的价值观的塑造期,从这么想,再到那么想,我阅读了所有自以为有用的书,商业上的,励志上的,甚至禅与易。
  
  那是个奔腾的年代,充满激情与梦想并追逐荣耀的时代,一个自卑的家伙充满勇气去改变生命的时代。回首这段日子,只有我参与的各种冒险,但是并不伟大,充其量,我只是从一个烂人,变成了一个普通人,从比别人差,变得至少不再受到白眼罢了。
  
  因为校园的青葱岁月没有带给我生活的积淀,充其量,我和各大高校里常常报道的爱折腾的大学生一样,现在想来普普通通,甚至不如他们,客观上是因为起点低,走得快但依然没赶上,主观上是家庭留下的胆小怕事还在影响着自己。
  
  这三年赚了点钱,但远远不够,甚至小时候小富即安的思想还在潜意识里躁动,不够努力、坐井观天,是我唯一的遗憾。浮躁与迷茫依然在困扰着我,以至于项目换了又换,所幸的是,我不再避讳自己的缺点,甚至致电好友,问道:“我岂无过乎?”久而久之,自己的缺点是什么,早已一清二楚,却苦于修身养性是如此艰难!这三年我读了比过去还多的书,但学识的增加已无法突破这个瓶颈,我总是思考这个缺失的东西是什么,每每看到电影里的英雄们,我便努力寻找我们的差距,为什么威廉华莱士、吉村贯一郎和汉武大帝的某种品质,我没有拥有呢?
  
  好在研究生的这三年,我过着和本科四年完全不一样的生活。本科的时候我被唾弃,没有朋友,而在研究生的生涯里,我和全班同学都交上朋友,以至于当我晚上没回家的时候,全班同学会在群里讨论我,说我是不是泡妞去了,要不要大家一起蹲点捉奸什么的……
  
  我想说,我真的很爱这个集体,这种感觉我曾经不敢奢望。
  
  所以经常有人问我,学长,你为什么不找份工作?为什么你对创业如此执着?
  
  当然我也有和其他人一样的原因,诸如财务自由,实现自我价值什么的。但我有我自己特殊的经历,独一无二的经历,那就是如何在创业的洗礼中把自己从一个渣男改造成创业者。
  
  然而大学生的通病还是有的,比如经验不足,眼高手低,很多事情不坚持,研究生这三年说自己在创业,但回想一下并非如此,折腾是折腾,毕业之后除了赚到一笔钱,我并没有建立一个基业,也不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,我还是迷茫。
  
  为此在11年毕业之后,我经历了两个月的北漂,我想找,却找不到。我去了北京,上海,之后我又回到厦门,又闭关了两个月,期间的投资基本上都是错误,赚过的钱慢慢亏掉,我才发现毕业之后跟在校真不一样。
  
  12年,我的事业距成功毫无进展,在迷茫和尝试中慢慢耗尽。但我明白,终于开始真真正正地吃苦了,好!
  
  所幸的是,那一年我去过很多地方旅行,有时候纯粹就是心情一来,就背个行囊上路。算一算,光是那一年,我就去过北京,上海,香港,深圳,西安,洛阳,成都,湖州,华山。
  
  2012年,我又变回了惨淡的日子,不一样的是,我不是挫男,我是个创业家。毕业后一整年,我又吃着和同龄人比起来多得多的苦。
  
  有人会问我,吃了哪些苦,有多苦?说来话长,天高云淡,苦乐自知,各种扯淡。我只想说,苦到最后我居然跑到庙里,还有道观里,去求神拜佛——我研究生毕业,吃了什么苦能逼我做出这些事情——反正那一年,就是熬,无聊是事业还是感情。
  
  附带一提,我初恋女友是基督徒,我们分手后我虽然慢慢减少了去教会的次数,也不认为自己是个基督徒,但毕竟还保留着以前的习惯,不敢去拜什么佛啊道啊,这是根本性的大忌。发生的苦难,可以让我跑到寺庙和道观里去,可以想想我到了一个何等穷途末路的地步。
  
  豆瓣上有些人认识我,知道我是神棍,因为我懂周易,那是我在12年5月开始学习的。学习周易不是因为无聊,而是因为苦,发生了太多事情,以至于我想知道世界上是不是真有命运这回事。
  
  【在路上】
  
  现在我已经有了新的项目,找到了自己的方向,一直在努力奋斗中,事业也逐渐发展起来。今天5.1,劳动节,对我来说就是该加倍劳动的节日。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,做完了事情,看看机缘巧合搜到的豆瓣励志文,感慨万千,因此缘由,撰写此文。
  
  现在我不想写故事了,我只想说感触。
  
  不是没有故事可写,而是因为到了这个时候,真的就是激情中带着平淡。人成熟了。
  
  如果非要问我怎么度过的,我最困难的时候,睡沙发。没有饭吃,就去超市用母亲给我的购物卡,买一批青菜回来,用清水煮熟了吃,当做一顿饭。
  
  12年底,我花完了最后一分钱,退掉了房子,在朋友的大厅里睡沙发。
  
  有一次我和朋友喝酒,我问他:“咦,我睡沙发,睡了多久了?”
  
  他算了算,说,大概3个多月了吧。
  
  我说,哟,不知不觉三个月了,我一点也没感觉到。
  
  言罢,一饮而尽,痛快!
  
  如果再让我回到08年,问我还要不要创业,我依然会说要。有时候创业真是个奇怪的东西,你一旦开始便刹不住车,即使你可能花光最后一分钱,吃清水煮青菜度日。
  
  毕业这么久,吃过这么多苦,现在的我和研究生时代比起来,又不一样,更沉稳,做事也更踏实了。然而有时候去翻自己的博客,看自己以前写过的东西,我想说我依然喜欢研究生时代刚创业时候的自己。反而我会反省,现在的我成熟了,但是不是也变俗了,太踏实反而不敢去谈什么战略,梦想,觉得把事情好好做出来才行。但我内心深处并不因此认为,我依然认为人要轻狂,梦想从来不会抛弃人,只有人才会抛弃梦想。
  
  一个不敢谈梦想,价值观,使命的企业家永远只是土老板,而无权成为企业家。如果你身边的人嘲笑你的梦想,那就离开他们,跟相信梦想的人们一起把酒言欢。
  
  吃苦反而要让自己更有自信,更相信梦想,更狂,更有野心,否则你吃过的苦有什么意义?如果过得好就自信,吃了苦就不自信了,那不如别吃苦了。但这是不可能的。
  
  现在还会有人问我,为什么创业?为什么不去找份工作?我依然可以想普通创业者一样回答他们,什么财务自由等云云,然而我发现真正促使我这么做的还是经历,我那独一无二的经历。
  
  年代已久远,04年我进的大学,9年已过,快整整10年了。
  
  人生在世,彷如白驹过隙。
  
  那段屌丝的日子逐渐被淡忘,然而我撰写此文,却是在纪念那段岁月,那段燃情岁月和奔腾年代,并提醒自己,不要忘记那段日子。
  
  人生70年,世人所追求的很多东西都是短暂的,临死的时候回头一想,你的人生是否感动了自己?有些比金钱权力更重要的东西,比如梦想和追求,中国人不信这套,自认为这是现实,但很可惜,世界上80%的人都是失败者,就是他们。
  
  谨以此文纪念我们未曾死掉的梦想。